從前在2016年的瑞典

攤抖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二月 3, 2016

160125

0125 Swedish coziness, naturally born.
天氣冷,砌完雪洞就入屋攤抖,飲杯熱可可,吃吃蛋糕,看看漫畫。

瑞典學校的發展對談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二月 2, 2016

160202

「你覺得學校和老師們怎樣可以幫助你在學習上發揮得更好?」班主任對十歲大、就讀四年級的女兒說。我坐在旁邊,心裏回應一句「有無搞錯?這麼抽象的問題,十歲孩子怎能理出個頭來?」

「我不知道。」女兒自自然聳聳肩。老師是位中年女士,眼神很誠懇。我沒開口,好奇著老師手裏文件的問題會有多奇詭。她轉個方式再問女兒:「不如這樣說:你的數學不錯,我見上課時同組同學都會問你。」

瑞典版「見家長」 氣氛輕鬆

果然奏效,女兒開始滔滔不絕:「艾娜不明白會問我,還有羅拔,我自己做完作業可以解釋給他們聽,不過有時他們會問得太多。」老師打蛇隨棍上:「你跟他們解釋時,其實自己也在覆習多一遍啊。」女兒說:「是啊,自己講完一次我會更加記得。」女兒覺得數學習作太淺,老師提議給她較深的作業。前年讀二年級時,老師讓她和另一位同學每週升班一次,到三年級上一節數學課。

瑞典的中小學生活中,每個學期結束前都有跟家長約會,名為「發展對談」,就等如香港人熟悉的「見家長」。顧名思義,對談的主角是學生本人,主旨是討論學生在學期裏的整體發展,不單是學習上的,更會關心跟群體同學們的相處,在學校和在家裏的身心狀況。多年來出席過兩個大女兒的多次「發展對談」,老師、家長和主角學生齊齊坐,有時是老師休息室的沙發,有時是課室,氣氛總是輕鬆的,大家也瞭解到成績分數並非學校生活最重要的部份。

旁聽孩子另一面

頭一回見到小學老師以訪問形式問女兒對學習情況的體會,我感到大開眼界。滿以為老師只會派成績表,原來家長出席的角色如旁聽,藉機會看看自己孩子在學校的另一面性情。我的經驗是,每次說話最多的都是女兒本人。老師從上課的氣氛、孩子主要科目的進度、聊到小息出去校園走玩的重要、學校午飯哪款餸菜最好味等等。一路都讓孩子自己發表意見,待她說完了,才會補充或簡單交待背景資料等等。

聖誕前夕那次「發展對談」,二女兒老師說:「你和奧美、莫亞幾個常常一塊玩,我見最近美達也加入了。」二女兒如數家珍:「是啊,自從蓮達轉了校,美達沒有伴一起玩,我便跟奧美、莫亞提議,讓美達跟我們齊齊去後山森林玩捉迷藏。不過有時小息男生們很頑皮,阿森試過把莫亞的書包藏起來…」就這樣,老師和媽媽又再聽到新故事。

不評核級別分數

丈夫下班後出席大女兒的「發展對談」,連續兩年也跟男班主任聊足一小時。大女兒回來告訴我:「他們談到現在的老師要做太多行政工作,分散了原本的教學主旨。然後又講到哥德堡的歷史。」那麼你呢?「我也一齊聊呀!」

學業成績方面自然也有提及,然而不是重點所在。瑞典小學六年級前是沒有評核級別或分數的,注重的是學童的整體發身心發展和學習態度。三年級開始的全國學科測驗也沒有壓力,就跟平時大夥兒上課時的習作差不多。每週兩、三份家課數量不多,仍然有足夠時間玩耍和休息。

「發展對談」就連幼稚園也有,不過主人翁年紀太小就免了跟媽媽和老師齊齊坐。去年小女兒的老師向我報告:「愛娜手腳發展靈活,做手工黏貼拿得更準確。她也是組裏的大個女,懂得幫助年紀小的同學仔。」在家是小妹妹,原來在幼稚園的混合年齡小組裏,已經是個大姐姐了。

/ 刊登於2016-02-02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happy pamam教得樂》內《半個瑞典人》專欄,每隔兩周刊出一次。

開門人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二月 1, 2016

160117

去接豆豆放學,出來遇上新月半空掛,媽媽月亮啊!是新月呀豆豆,慢慢會變成圓圓滿月的,我說。就算遇上了第九十九回,在小孩子眼裏每一次仍是新鮮的,興奮的。相若的心情,很間中很間中,我仍然會有。

上周末短遊倫敦,第五抑或是第六回去,行程交通住宿事前安排妥當,身邊有兩個女兒,就有責任。

上個世紀第一次去歐洲,年青力壯膽大包天,有力背著廿多公斤大背囊,到達每一個中央火車站都是新鮮,都是興奮,都沒有事前安排半滴。先找換當地貨幣,唱零錢,找電話亭,揭開手中的Loney Planet字典,按電話號碼找當地的青年宿舍,由最便宜價開始。啊有床位就訂,沒床位就繼續打電話去下一間。之後乘公共交通,按地圖找地址,入住填表核對護照甚麼的,就這樣半天消去。人,卻一直興奮。

帶孩子去看世界,他們的興奮很直接,手腳表情說話同時盡情盡歡,這個時候,就有一種微笑慢慢在我之內升起。並非自覺使命又一完成的滿足感,反而是借用開門人的身份,用可用的時間和能力,暫時把守一道又一道世界之門,讓女兒一二三伸首伸手去瞧去捉。

世界很好,也很壞。在倫敦唐人街吃完叉燒飯,拐個彎就見到坐在地上的一對男女無家者。方芳和悠悠看中同一雙好質素皮靴子,也是我鍾情的綁帶素款類型,正價七百多,比我們三個的來回機票總數還要貴。家裡明明鞋櫃滿滿,我說你們決定買的話回去要付我兩百。然後悠悠斷言說那我不需了,方芳則愛難斷。

晨早新聞報導大衛寶兒死訊,灰天暗地的倫敦內容豐盛。世界很好,也很壞。媽媽不過是女兒生命的開門人。

美麗動物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一月 19, 2016

160110a

 

0110 Safari animals would stick around giraffes for safety, for the tall beauties can spot danger before everyone else.
開心死我,足足瞪著他們半句鐘,很寧靜祥和的美麗動物。
#giraffe

粉絲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一月 17, 2016

160110

0110 Flisan the fan meeting Sherlock!
居然在小小的博物館門口遇上大名鼎鼎的他,雖然是演員,已開心死粉絲方芳。

大笨鐘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一月 16, 2016

160108

0108 Smulan’s no.1 destination. 開心悠悠,終於見到大笨鐘。

冷面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一月 14, 2016

160107

0107 笑匠。

朱古力蛋糕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一月 13, 2016

160105

0105 Chocolate cake with assorted berry whipped cream.
寒冬份外想嗜甜,把冰鮮藍莓和草莓壓碎,和著鮮忌廉攪拌,大匙大匙塗在濃濃朱古力蛋糕中間兩層和外圍,沒糖,微酸,正好平衡蛋糕的甜。

你想做甚麼便做甚麼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一月 12, 2016

160112

我們家四歲小女兒跟許多同齡的孩子一樣,上幼稚園活動了一整天會「受刺激過度」。小人兒腦袋日間接收了大量立體聲影像,好比我們看了兩場電影般,其實很累。回到家就算自己在玩耍時,嘴裡依然說個不停,忽爾會唱起歌來,忽爾會一人分飾三角。其實是腦袋在全速開工,把新舊畫面和語言一一處理妥當。

於是到黃昏吃晚飯時便容易鬧彆扭,我把火腿扒切開夾到她的碟上,即時惹來反抗:「我不喜歡火腿,我只吃西蘭花和薯仔!」我口邊已經有四句不同氣勢的指令如箭在弦,準備隨時噴出:
A「樣樣吃齊才會快高長大!」
B「咪嘈!食哂佢!」
C「非洲好多小朋友無飯食!」
D 「那就甚麼也不吃好了!」

電光火石間,為娘同時非常精神分裂地想到:她吃齋的話也未必是壞事呢!在我還未來得及選用哪句號令發功前,坐在對面的丈夫已經以最家常平和但清晰堅定的語氣向小女兒說:「不要緊,你想吃甚麼便吃甚麼。」

常言「鬼佬教仔」就是這個畫面了。我自命非典型中式媽媽,平時盡努力打退留在血液裏的中國家庭父母權威形象,但一旦關乎到吃飯,也就脫不開母親著緊孩子必須「吃飽」的天性。有時這邊廂我用廣東話硬令小女兒「快啲食完飯要沖涼喇」,那邊廂丈夫以瑞典文軟功提示「吃完飯爸爸要你幫忙洗澡擦背啊」。我的天,效果高下立見。況且爸爸媽媽兩個不同版本的說話,直違背了家庭和諧教育兩夫妻必須口徑一致的基本守則。我,還是最好收聲。

「你想做甚麼便做甚麼」-是當代北歐家庭養兒育女的民主奠基,強調小孩子是個體,獲得尊重時便學會尊重。任幾歲小豆丁「自把自為」,聽起來簡直是個天堂,現實裏行得通嗎?丈夫自小在這種環境長大,大人一直都讓小朋友選擇。丈夫強調是「在有限的選擇中選擇」,過程中父母和學校的責任,是讓孩子學懂承擔自己的選擇。於是我們家兩個大女兒可以選擇假期晚上打兩小時機而不看書,不過周日便要晨早起床,跟爸爸去回收站幫忙棄掉大型垃圾。

然而新一代父母的做法又大大不同,「你想做甚麼便做甚麼」的育兒法去得更盡,典型例子是問兩、三歲的孩子「你想去泰國抑或西班牙渡假?」,讓他們決定闔家旅遊目的地。父母盡力把最好的供給孩子,為他們鋪排人生道路,開車接送上學放學兼課餘活動,而不讓孩子自己走路或搭巴士,在家也無需幫忙做家務。雖然未至於要贏在起跑線,但過份保護的情況可能你會覺得熟口熟面。

丹麥心理學家Bent Hougaard稱這類盡善盡美的父母為Curling父母一族,就如那種冬季運動比賽中,三個運動員合力用掃把開路,將冰上的胖胖鐵球送到終點。專家提出Curling父母竭力為子女創造完美人生,替他們解決所有難題,不斷提供玩具和物質。在無風無浪下成長的孩子,代價可能會很高。

這發展不過是近十年間的事,跟北歐上一輩經歷的成長南轅北轍。瑞典是中立國,沒受二次大戰摧殘,但戰前民生並非順景,童工常見,戰後孩子才開始上學。丈夫母親在小鎮長大,每天跟妹妹走路穿過森林上學去,半年隆冬冰天雪地照行。家裡周日才會有肉類吃,暑假又會被送去鄉間農夫處做工。才不過半個世紀前,「你想做甚麼便做甚麼」根本不存在孩子的世界裏。

/ 刊登於2016-01-12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happy pamam教得樂》內《半個瑞典人》專欄,每隔兩周刊出一次。

出外散個步之必要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一月 6, 2016

160103

0103

新年從零下氣溫開展,熱茶在手羊毛襪在腳隨便衣裳,方芳得媽媽真傳不穿舒服睡褲型長棉褲便不罷休,一一是為冬之典禮。然而放假小鬼在室內競技了半天,在唱 歌的豆豆越唱越高音,在跟媽媽說話的悠悠手腳口同時在晃動,唯有逐漸被青春期拉不起眼簾的方芳時刻散發一股魂遊的靜。空氣中跟關節內的痕和氧蠢蠢欲動,是 時候要出去散個步了。

這個我暗裡稱為「放狗」環節對闔家平安和諧的重要,當媽媽的你一定懂。而中飯吃完才出去散的一個步,回來後總把小鬼大肚中再度注滿空氣。又是時候弄吃的, 需要咖啡與甜點的媽媽,立即從冰箱取出秋天勞動成果自家花園出品去皮切塊蘋果一大袋,命令兩對小手捏麵粉伴脆脆和牛油。稍後蘋果熱批入口之際,我自當在盤 算下一餐的快餚。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

加入其他 150 位關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