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在2016年的瑞典

麻麻煩煩的少女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九月 27, 2016

週六午後,秋日陽光普照,我和三個女兒坐在陽台樓梯吃午餐,每人膝上捧著的藍白花紋瓷碟,是我幾個小時前在區內的二手店找回來的寶物。芬蘭瓷器老字號Arabia的出品,估計年紀比女兒還要大,每隻十元。我喜孜孜地用四隻新買的舊碟,盛著是日午餐碟頭飯,覺得今天的青檸焗魚配菠菜蓉、以及白飯和青豆番茄沙律都份外美味。

於是隨口問身邊二女兒:「隻碟好麼?」

「為什麼我會認為這隻碟是差的?它不過就是一隻碟而已,無論怎樣食物都會同一味道。」十一歲的她一輪嘴回答我。緊貼這唇槍句末,居然是她吐出的一聲胃氣,盡把剛才的氣勢即時趕絕,完全反高潮效果,我跟她都忍不住一同哈哈笑起來。然而阿娘我條氣仍然有些不順,忙不迭強調:「我覺得如果隻碟靚的話,會連帶食物也變得份外好吃囉。」

二女兒從小到大都不是甜甜微笑那種女孩,這兩年成天跑跑跳跳,手腳如橡筋般拉得長長,看上去像十三四歲。說話速度又快,總要把事情始末鉅細無遺地表達方罷休。「窒頭窒勢」的技術大概傳承自她母親年輕時的性情,年紀踏入十字頭之後更發展神速。加上瑞典學校教育強調獨立思維,訓練孩子信任自己的想法,女兒有潛質培養出比原作者阿娘鋒利百倍的舌劍。上述那「隻碟不過是隻碟」的大條道理不過是其中一個例子。面對自己的這位出品,有時我感覺如照妖鏡,往往聽完她發表意見後都不懂得反應。

那邊廂性格截然不同的十三歲大女兒亦不甘後人,踏入青春期後,間中給媽媽送上一副側頭鐵面表情。例如我著她從房間出來幫忙切菜,叫了第三次終於現身,不發一言,腳步踏得重,額前髮蔭掩著半眼,動手開水喉沖青瓜的手勢潛藏著負面式的利落。看來她立定在未來幾年,自己的少女角色將會走沉默是金式,以身體語言表達其不滿。

廚房爐灶未開,我嗅到空氣中有兩團火同時漸漸上升,阿娘我先開口:「我都想回家後攤在床上追動畫啊!但是個個都肚餓,我需要你幫手才叫你,那就唔該就請你立即出來!」你大概想像到現場氣氛跟女主角A的漸大聲浪。其實我體內正在翻騰,邊罵邊在回憶中搜索著那個挽著媽媽手的溫柔甜美小女孩,我的第一個骨肉。面前的人兒卻借來包青天塊面,還盤著雙手眼露脾氣。你發怒於是我發老:「你不想做便不做好了,別給我這樣的表情!」她眼神稍緩,換上了絲絲委屈,半哭語氣吐出一個字:「nej!不。」我心想:「即係點?做定唔做?」她隨即轉身開始切青瓜,應該是見惹怒媽媽,不敢造次了。

罵人是一件傷人兼累己的事,我好憎自己鬧女。可以不鬧嗎?當然可以。可以先行開一下自己冷靜下來才再開口嗎?當然可以。之不過當少女荷爾蒙遇上疑似更年期症候群,兼時鐘追向黃昏六時,兩個隔代而血肉牽連的女子要糾紛起來,的確可以包羅鎖碎無謂、誇張滑稽,由暴風前夕上演到十號風球,式式俱備款款齊全。

猶幸我們一屋人都不記仇,熱帶氣旋來得快也去得快。二女兒跟我擅長轉換話題,好快把剛才的小嘴戰拋諸腦後,當是又一場技術交流。有時我自覺罵過了頭,會待雙方停火後主動用大人對大人的說話方式跟她解釋緣由,希望她學會更加體諒。問她是否明白的時候,她會硬朗地點頭,好有俠女講和的風範。

大女兒我知道我不用愁,她內心依然是那個溫柔的可人兒。縱然見她不住低頭繪畫的日式少女動漫角色有時手執長劍、嘴角瀝血,我明白那些是她連自己也暫時未明瞭的某些情緒。以顏色和點線面,以她自己的十指疏通體內那一團雲。於是當她提出:「媽媽我找到個英國網店賣顏料最平」,我二話不說跟她並肩上網shopping,猶如她小時候牽著我的手一樣。

至於三女兒,四歲小鬼已嶄露頭角,把口比二家姐毫不輸蝕。但我先不理將來,好趁她臉蛋豬腮仍在先錫個夠本。

160927

/ 刊登於2016-09-27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happy pamam教得樂》內《半個瑞典人》專欄,每隔兩周刊出一次。

遠飛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八月 6, 2016

160722

0722 北國的夏,海邊的風。豆豆的毛巾,肚腩的遠飛。

暑期小工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八月 5, 2016

160719

0719 豆豆,可以幫媽媽出去剪幾棵葱嗎?Okej! 暑期小工笑嘻嘻地答。
Ärtan, kan du gå ut o klippa några salladslök till mama? Okej!

背心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八月 4, 2016
 160601
0601 風和日麗,六月起始。熱到可以穿背心、孩子上學要抹太陽露的日子,在北國很難得,謝謝天地。

大賽跑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八月 3, 2016

160522.jpg

0522 上周末城中大賽跑,悠悠跑完到豆豆,還說不用如去年讓姊姊拖著跑,250米她彈彈彈完成,我們在終點拍手歡呼迎接,媽媽恭喜恭喜,替你掛上粉藍色獎牌。回到家你立即跑上房,找來上年的黑色獎牌,說第時大個女要像悠悠一樣,有四個不同顏色的大獎牌。

Heja Smulan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八月 2, 2016

160522a

0522 Heja Smulan!
第三年參加哥德堡賽跑學童賽,今年悠悠升級跑2.4公里組別,好長!我們在起點和中場欄杆外打氣,她以13分鐘完成衝過終點,媽媽不住說好勁啊!

奶茶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八月 1, 2016

160603

0603 豆豆畫完心肝熊仔奶茶,媽媽看了也禁不住讚好似樣啊!

瑞典國慶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七月 31, 2016

160606

0606 今日瑞典國慶,我們晾衣服、食西瓜、看卡通、突肚dum。

大肥啤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七月 30, 2016

160701

0701 爸爸買回來兩盒瑞典土產士多啤梨,豆豆找到一枚大肥啤啤在其中,如她手掌般大啊!

Rhubarb

Posted in 我們 by lousyma on 七月 29, 2016

160612

0612 夏日星期天,豆豆幫手收割葉大如傘的rhubarb, 悠悠下午做脆脆焗批給大家。又,rhubarb中文叫甚麼?